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高盛的面具在他们面前中企像小学生一样单纯

2018-09-30 19:30:19

高盛的面具:在他们面前中企像小学生一样单纯好骗

金融危机后的高盛似乎总与各种负面脱不开干系。

日前,美国《华尔街》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联邦刑事机构正在调查高盛董事总经理大卫勒布是否将科技股的内幕消息泄露给对冲基金客户的事件,而去年,高盛前董事拉杰特古普塔就因涉嫌内幕交易受审。

内幕交易的事尚且悬而未决,一枚重磅炸弹又原地引爆,当地时间3月14日,《纽约时报》评论版刊登了一名高盛前高级雇员格莱格史密斯的离职文章《我为什么离开高盛》,他在文章中强烈抨击高盛“目前环境的毒性和破坏性前所未见”、“把客户利益放在次要位置”等。

该文一出引发全球关注,高盛股价当日下跌3.4%,市值一天之内蒸发21.5亿美元,人们纷纷交换着对高盛贪婪行为的质疑,美国一家机构做出的民意调查显示,50%的民众选择将不会为高盛工作。

高盛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是一家制定现代金融市场游戏规则的“大赢家”,还是戴着虚伪面具攫取他人血汗的“吸血鬼”?

“像高盛这样历史悠久的顶级跨国金融机构,无论是谁都很难真正形容出他的全貌,但是高盛的短视和对利益如饥似渴地追逐却是有目共睹的。”中投证券自营部总经理张晓东称。几年前,张晓东受聘国资委为金融衍生品顾问,代表央企与高盛谈判,其间高盛赤裸裸的欺诈令他至今愤慨难平,“我认为史密斯的话描述了高盛真实的一面”。

贪婪与短视

这一次因为内幕交易被调查的勒布涉嫌在高盛和其最重要的一些对冲基金客户间充当中间人。勒布是一名科技股专家,他和高盛另一名技术股分析师金文衡同时被指控内幕交易,涉嫌将科技股公司信息透露给高盛对冲基金客户,金文衡则涉嫌将台湾个人电脑供应链企业的信息泄露给美国客户。

而金文衡的被控又与高盛前董事拉杰特古普塔和帆船对冲基金创始人拉杰拉贾拉特南因内幕交易获刑不无关联。

事实上,与目前被热炒的基于员工个人行为的内幕交易相比,金钱至上的高盛集团本身的唯利是图曾经为投资者带来过更多更加严重的损失,影响也更为恶劣。

2008年,由于高盛集团财务官萨拉史密斯写给SEC的一封信被公之于众,爆出高盛于金融危机前夕在已预见次级抵押贷款市场熊市的情况下大量做空,却有意向投资者隐瞒关键信息,特别是隐瞒了与投资者有直接利益冲突的美国保尔森对冲基金投资组合的有关事实,导致投资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正在被该对冲基金卖空的产品,共造成高达逾10亿美元的损失。

2010年,希腊债务危机初现端倪,彼时高盛作为希腊政府的财务顾问,一面助其掩盖债务,一面积极出谋划策进行融资,在高盛的“热情帮助”下,希腊政府在债务危机中泥足深陷,而高盛却从中获得巨额回报。

“高盛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逐利、不断欺诈和不断被起诉的历史。”张晓东这样认为。

1970年宾夕法尼亚中亚铁路公司倒闭事件、1994年“麦克斯韦”案件,以及2010年“次贷CDO”等重大案件中,高盛均遭起诉

高盛的面具在他们面前中企像小学生一样单纯

。张晓东称,“次贷CDO案件使得高盛付出了5.5亿美元罚金的代价,也是华尔街历史上数额最大的一笔罚金,然而与高盛2009年获得的130亿美元盈利相比,根本无法动其筋骨,这些起诉只会让高盛更加声名狼藉。”

回顾高盛在中国的十几年不难发现,在对中国改革启动最晚的金融改革上,它掌握着绝对话语权,其战略运用环环相扣,步步紧逼,不仅赚得大量的真金白银,也赢得了广阔的市场。另一方面,大型国企不甚了解金融常识的弱点也让高盛看到了机会,偶尔还会搂草打兔子顺便狠咬一口,令多家国企在与其的对赌协议中蒙受巨大损失。

而对高盛来说,“Long term greedy”一直是这个庞然大物的制胜法宝和座右铭。“高盛不顾一切追求每一笔交易最大限度的盈利,而且在长期坚持着这种贪婪。”一位欧洲银行中国区行长表示,“赋予追逐金钱伟大的使命感,是高盛内部从上到下坚定不移的企业文化”。

在高盛的企业文化里,长期贪婪和短视交易达到了和谐的统一。

高盛主导的美国高科技泡沫是其损人利己的短期交易的力证。成功包装雅虎上市之后,高盛很快成为高科技公司IPO的承销之王,1997年,高盛承销了24家高科技公司,其中将近1/3在上市的时候仍是亏损状态;1999年承销47家,其中包括两家刚成立的公司;2000年前四个月承销18家,其中14家正经历亏损。

几年间,高盛促成的互联泡沫成为史上最严重的金融灾难之一,仅在纳斯达克市场上,5万亿美元的资产被横扫一空。而作为承销商的高盛获则享受到了盛宴,仅1999年高盛IPO项目利润暴增281%,远高于同业181%的水平。

12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