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煤电联动重启不是电力改革核心

2019-01-11 13:45:50

煤电联动重启不是电力改革核心

火电扭亏、煤价暴跌,煤电联动是否需要重新启动?

在电价提升、煤价下降、利率下降、电量减少“一升三降”的形势下,火电行业经营状况正在好转。

以电力亏损重灾区山西为例,1~5月,山西电力工业实现利润11.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5.36亿元。五大电力集团代表中电投,上半年火电板块同比减亏5.78亿元。

基于此,煤炭行业人士最先发声:“煤价降了,电价为什么不相应降低?道理很简单,煤炭高价时,发电企业联动呼声最高。低煤价,应该相应调低电价。”

更有赞成者认为,当前经济下行、电力需求增速下滑是煤电联动的好时机。“如果雨季一旦结束,火电将重新抬头。届时,煤炭、电力供应紧张或许再度出现,煤电联动的时间窗口将会失去。”

我国煤电联动政策始于2004年年底。当时国家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将相应调整上电价。同时,发电企业要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

发电企业对此举手反对。主要理由如下:一是火电企业因煤价上涨造成的历史亏损尚未得到补偿;二是既往煤电联动并未照章执行,发电企业仍坚持发“政治电”;三是与煤炭、油气相比,电价仍处于低位,应上调而非下调。

有能源专家与发电企业持相同意见,其认为,在既往的电价调整过程中,因煤电联动不到位、电价调整幅度被控制。在电价改革的过程中,伴随电价上涨。在电力需求减少的形势下,提高电价显然时机不合适。

煤、电企业出于自身利益诉求,对煤电联动政策判断各不相同。但从价格监管层面看,电价的行政调控模式,让煤电联动陷入困顿。

从电改历程纵向分析,煤电联动是电力体制改革的过渡方案。本意是通过行政调控手段,协调煤炭和电力利益。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却大打折扣。在煤价一路飙升的背景下,决策部门因通胀等顾虑中止联动。

这一举措的直接影响是,煤电矛盾恶化,火电企业连年亏损

煤电联动重启不是电力改革核心

,资产负债率高企。2011年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亏损151.17亿元,同比负增长348.32%,资产负债率超过国资委限制的85%高限。

更重要的影响在于,决策部门错过通过电价引导电力消费、推进电力改革的机会。以至于,今年上半年在居民阶梯电价改革过程中,反对声音频频。

由此来看,改革电价行政管理模式是关键所在,重启煤电联动不过是修修补补,不是电改的核心。从市场基本规律来判断,应该将价格交给市场。在供需双方谈判、博弈、市场微调的过程中,产生价格。

就电力而言,应该建立竞争、开放的电力市场,形成多买多卖的市场格局。当然,电力产品事关国民经济命脉。政府需要在提供公共产品和商品之中做出选择,准备定位。到底是管理价格,还是监管市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