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东湖高新曝13亿项目黑洞凯迪电力窃取9亿

2018-09-08 17:27:51

东湖高新曝13亿项目黑洞:凯迪电力窃取9亿

号称国家“双高一优”项目,同时也是义马市建设能源基地的重要支撑项目之一的河南义马环保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马环保),在东湖高新接手8年后正式宣告死亡。

7月24日

东湖高新曝13亿项目黑洞凯迪电力窃取9亿

,东湖高新宣布,将对义马环保的资产账面价值计提6.66亿元减值,并将这一减值计入公司半年报,因此东湖高新预计2013年上半年将亏损6.5亿元左右。

凯迪电力不仅从东湖高新获得义马环保工程款9.21亿元,对东湖高新的股权投资也是获利颇丰。但是,留给东湖高新股东的却是一地鸡毛。

受此影响,7月25日,东湖高新股票低开低走,最后报收于5.08元,下跌9.77%。

义马环保成立于2004年4月29日,厂址位于义马市毛沟工业园区,经营范围为发电、铬渣灰渣综合治理与利用,固体废弃物污染物危险品处理。其注册资本2.5亿元,总投资近13亿。

此公司原由凯迪电力和义马热电厂共同设立,2005年,东湖高新先后受让凯迪电力持有的义马环保85%股权和义马热电厂持有的15%股权,使义马环保成为东湖高新全资子公司。

但是,东湖高新入主义马环保后,义马环保便遭到发改委等四部委叫停,并在2011年被河南省环境保护厅列入黑名单。更匪夷所思的是,2009年才投产的义马环保,至今没有给东湖高新带来一分钱利润。2009年至2013年1季度,义马环保累计亏损5.12亿元。

21世纪调查发现,凯迪电力、义马环保和东湖高新之间迷雾重重。从凯迪电力成为东湖高新第一大股东,再到蹊跷转让义马环保,再到凯迪电力对东湖高新的股权投资获利并逐渐退出,凯迪电力步步为营。

7月25日下午,21世纪多次致电东湖高新,但没能够联系到其相关负责人。对于东湖高新义马环保项目停产事件,21世纪将继续关注。

大股东凯迪电力蹊跷转让

一切都源起于8年前东湖高新当时的大股东凯迪电力对义马环保的股权转让。

2004年10月,凯迪电力受让红桃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东湖高新的8152万股法人股,占股份总额的29.58%,凯迪电力成为东湖高新的第一大股东。

凯迪电力入主东湖高新之后,东湖高新的主营业务转变为发展包括城镇居民生活垃圾发电、生物质能源等在内的高科技清洁再生能源业务。

2005年3月25日,东湖高新发布了《关于收购义马环保电力有限公司股权的关联交易公告》,东湖高新以总价格1.43亿元人民币收购凯迪电力持有的义马环保1.36亿元的出资及权益。

义马环保2004年4月29日成立,公司住所为河南省义马市毛沟工业园区,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为何世虎,注册资本为2.5亿元(首期认缴1.6亿元).

义马环保原由凯迪电力以货币资金出资136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85%)义马热电厂以在建工程作价24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5%)出资组建。截止到2004年12月31日,义马环保总资产1.66亿元,负债559.94万元,净资产1.6亿元。

根据当时的义马市官方公开资料显示,义马环保电力有限公司2×155MW铬渣治理综合利用电厂占地370亩,项目设计总装机容量310MW,总投资近13亿元。义马环保铬渣综合治理清洁生产工程当时尚在建设期,预计两台机组分别于2005年12月底和2006年3月投产发电。

义马环保铬渣综合治理清洁生产项目位于河南省义马市常村镇,项目拟采用先进的旋风炉高温解毒封固法,处理当地化工企业产生的有毒废料铬渣。

东湖高新称本项目由河南省经贸委批准立项,并于2003年2月对河南省电力勘测设计院编制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做了批复,河南省环境保护局于2003年11月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做了批复。

此项目一期工程建设4×260t/h立式旋风炉+2×155MW抽汽凝汽式汽轮发电机组,并预留1台260t/h立式旋风炉的扩建余地,烟囱按5×260t/h立式旋风炉设计。按当时的4炉2机配置,电厂在纯凝工况下正常发电功率应为2*140MW,可年处理铬渣6.6万吨,年产渣量为53万吨,可供水泥厂综合利用。

东湖高新描绘了义马环保的美好蓝图。东湖高新称,收购义马环保电力有限公司股权,启动发展前景良好的铬渣综合治理清洁工程项目,是公司向能源环保产业转型迈出的实质一步,有利于公司逐步向环保能源产业转型,促进公司产业结构调整,对其长远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据当地官方对外宣称,预计该项目建成后,年可发电17亿千瓦,年创产值5.6亿元,利税1.62亿元,同时每年可处理铬渣6.6万吨,具有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不过,就在东湖高新收购凯迪电力持有的义马环保85%股权之后的两个月,此项目便被发改委等四部委列为违规项目叫停。2005年5月23日,国家发改委[2005]1048号文将该项目列为停建处理的违规项目。而此时东湖高新和凯迪电力之间的转让手续还未完成。

曾有知情人士质疑,东湖高新在受让之前就应该有充分的调查,为何签约受让义马环保仅两个月该电厂就被列入清理项目。不符合常理的是,东湖高新完全忽略义马环保存在的风险。2005年12月30日,东湖高新继续向义马热电厂购买义马环保15%股权,实际购买金额为2448万元人民币,本次收购价格的确定依据是实际出资及溢价2%。

而四部委联合叫停义马环保,义马直到2007年5月才复工建设。

东湖高新两次收购义马环保股权,收购价格与正常情况下经常发生的溢价不同的是,凯迪电力与义马热电厂的转让价格只是其出资额加上同期利息,并未有实质意义的资产溢价。

除此之外,东湖高新继续出资9000万元认缴义马环保新增注册资本。2006年7月,义马环保电力完成了工商变更手续变更后,义马环保电力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5亿元。

2011年8月25日,河南省环境保护厅关于将义马环保电力有限公司列入环保黑名单的通知,但义马环保在未经环保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停运铬渣处理设施。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三十四条,河南省环保厅决定将义马环保列入环保“黑名单”,同时在主要媒体公开曝光,公布违法事实。

(:DF010)

义马环保成无底黑洞

从东湖高新2005年3月收购义马环保85%股权开始,义马环保便成为东湖高新沉重的负担。

义马环保从2009年投产至今没有给东湖高新带来一分钱利润,反而产生巨额亏损。2009年至2013年1季度,义马环保累计亏损5.12亿元。另外,义马环保截至年3月末的总负债为11.9亿元。

2009年年报显示,义马环保#1机组于2009年6月底通过了电公司72+24小时试运计时,2009年12月25日电公司正式确认转商业化运行,#2机组于2009年12月23日首次并成功。

截止到2009年末,义马环保资产总额11.4亿元、净资产1.79亿元、项目累计总投资额11.4亿元,2009年实现营业收入6785.16万元,净利润-1112.66万元。

2010年期末,义马环保的亏损进一步扩大。数据显示,义马环保资产总额11.34亿元。报告期内,义马环保铬渣综合治理收入22452.27万元,亏损1.34亿元,净资产4450.85万元。

2011年年报显示,铬渣综合治理清洁工程项目上电量4.39亿Kwh,治理铬渣2.41万吨,资产总额11.09亿元。报告期内,义马环保铬渣综合治理收入3259万元,亏损13572.91万元,净资产-9122.06万元。

2011年,为解决义马环保公司的困境探索途径,义马环保公司与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煤集团”)签署了《托管经营协议》,将义马环保作为目标公司委托给义煤集团经营,公司不收取托管费用。

2012年义马环保净利润-2.02亿元,其中计提固定资产减值8721.63万元。东湖高新在年报中提醒了义马环保存在的风险,当中就包括股权转让风险。东湖高新称其拟出售义马环保100%股权事宜正在商议中,其具体实施进程和价格尚存在不确定因素。同时,东湖高新提示了自营的风险,后期可能出现减值迹象。

2013年6月27日,东湖高新称收到义马市环保局下达的《环境污染限期治理通知书》,要求义马环保进行限期治理。

此通知要求义马环保2013 年6 月30 日前完善机组烟气脱硫设施,正常投入运行,烟气综合脱硫效率不低于90%;2013 年11 月底前建成烟气脱硝设施,脱硝效率不低于60%;2013 年6 月底前完成自备煤场挡风抑尘墙建设工作任务;完成年度污染减排工作任务,污染防治设施运行率不低于95%,2013 年底通过国家环保部污染减排核查核算。

东湖高新对此表示无能力筹措技术改造所需巨额资金,经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公司决定全面停止义马环保一切生产经营活动。义马环保全部机组于2013年6月30日关停。

2013年7月24日,东湖高新发布公告,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3年半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亿元左右。而2012年上半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1.11万元。2013年上半年巨亏的原因则是义马环保计提固定资产减值6.66亿元。

东湖高新称,义马环保是以治理铬渣为目的的综合利用发电工程,是国内首个以社会资本投资工业危险废弃物治理的示范企业。由于无法享受电价优惠政策、同时煤炭价格一直高位运行等原因,义马环保投产运营以来一直面临较大经营困难,发生了较大亏损。

东湖高新表示,义马环保承担着铬渣、灰渣的综合治理任务,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将含有剧毒6价铬的工业固废物掺入燃煤中燃烧,通过高温焚烧、还原技术,将其还原为无毒的3价铬。由于其工艺特殊,电厂烟气脱硫系统仅能采用干法烟气脱硫技术,受该技术工艺条件的限制,其脱硫效率最高仅能达到80%,义马环保目前也未安装脱硝装置,无法达到义马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环保要求,义马环保及公司均无能力筹措技术改造所需巨额资金。

而若义马环保重启生产需约投入2.22亿元进行技术升级改造,完成技改后其亏损额还将扩大,子公司已无力募集资金,东湖高新再借给其资金将增加公司的经营负担和压力。

截止到2013年6月30日,义马环保“铬渣综合利用发电”资产组账面值为8.48亿元,评估值为1.83亿元,评估减值6.66亿元,减值率为78.48%。本项减值准备的计提将导致2013年度东湖高新减值损失6.66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减少6.66亿元。

凯迪电力收入囊中9亿后抽身

回溯义马环保发展历程来看,凯迪电力既规避了由其投资义马环保所带来的风险,还因为承包义马环保工程获得9.21亿元的收入,最终转让东湖高新股权,可谓是一石三鸟,留给东湖高新的只有一地鸡毛。

凯迪电力虽然把义马环保这个“烫手山芋”转让给了东湖高新,但是,凯迪电力并未从此项目中撤出,在义马环保成为东湖高新的黑洞并不断拖累其业绩以致停产的情况下,凯迪电力却作为此项目的承包人从东湖高新获得9.21亿元的收入。

公开资料显示,义马环保2004年4月29日由凯迪电力和义马热电厂分别出资85%和15%设立。

2004年10月,凯迪电力受让红桃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东湖高新的8152万股法人股,占股份总额的29.58%,成为东湖高新第一大股东。

2004年11月3日,义马环保电力有限公司即与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义马铬渣治理综合利用发电工程项目总承包合同,总承包合同价格为11亿元。

2005年3月25日,东湖高新发布了《关于收购义马环保电力有限公司股权的关联交易公告》,东湖高新以总价格1.43亿元人民币收购本公司第一大股东武汉凯迪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义马环保电力股份有限公司1.36亿元的出资及权益。

在2005年3月东湖高新收购义马环保之后,此承包合同延续。在2005年年报中,东湖高新对此关联交易解释称,凯迪电力主要从事电厂建设工程总承包,技术研发能力、工程实施能力、人力资源储备在国内同行业中具有显著优势。

2007年4月19日,东湖高新和凯迪电力签订了相关补充协议,总承包价格为调整为9.21亿元。而按照其合同约定,东湖高新需要按照工程进度支付凯迪电力工程承包款,所以凯迪电力从义马环保项目收入9.21亿并无悬念。

而2010年开始,凯迪电力便逐渐淡出东湖高新,最终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借壳。

早在2009年底,凯迪电力就曾计划将所持东湖高新7991万股股权全部出售。当时,凯迪电力与湖北联发投已就股权交易事宜展开商谈。

2010年2月9日,凯迪电力在位于武汉光谷腹地的凯迪电力大厦举行了201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备受关注的凯迪电力出让东湖高新14%股权一事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出让的14%股权最终定价每股5.65元,共6944.92万股。根据公告显示,该价格是根据凯迪电力2004年底投资东湖高新以来,连续5个会计年度的加权净资产收益率的总和除以股份所得,经协商改价格由5.72元/股调整为5.65元/股。

时任凯迪电力董事长陈义龙表示,从股权投资的角度看,当年凯迪电力收购东湖高新,持股成本约2.6亿元。而仅本次出让14%的股权就为凯迪电力带来2.1亿元收益,陈义龙自认为这项股权投资十分成功。

此次凯迪只出售了部分东湖高新的股权,但陈义龙表示,公司退出东湖高新的决心已定,剩余股份将通过二级市场和大宗交易按市价出售。

14%的股权出让给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后,凯迪电力持有东湖高新的比例从此前的29%下降到15%。此后,凯迪电力继续减持,截止到2013年5月15日,凯迪电力在东湖高新的持股比例仅为3.91%。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