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国企民企PK升级广药副总斥加多宝豪捐玩抵

2018-12-17 17:13:26

国企民企PK升级 广药副总斥加多宝豪捐玩抵扣

广药与加多宝之间的“国民恩怨”就如一部肥皂剧,从产品、商标、渠道到社会,冗长、凶险且爆点频出。有微博1月初爆料称,“广药十多年低调为公益事业捐款捐物10亿以上,而加多宝捐款是用凉茶产品折价顶替。”有消息称,发博之人是广药集团副总经理倪依东。一时间,双方的拥趸再现互掐骂战。

1月30日,身处漩涡的倪依东对《金证券》表示,“我并没有开通微博,也不知道那位友的真实身份。”不过他明确指出,“包括实物、现金,广药集团这些年来累计公益投入确实超过10亿元。我们也跟相关政府领导沟通过,加多宝的部分捐款是通过凉茶折价抵扣。”对此,截至《金证券》发稿,加多宝一方始终未给予正面回应

国企民企PK升级广药副总斥加多宝豪捐玩抵

分析人士指出,广加之争在中国商业史上恐怕都要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这不仅是产品、体制机制的较量,更涉及一个更大的方向选择。

“囯王”爆料——

加多宝一亿捐款偷换概念

广药依法收回叫做“粗暴地夺回去”?加多宝高调汶川捐款1亿是为汶川灾民还是事件营销?广药十多年低调为公益事业捐款捐物10亿以上,国企难道政府不该极力维护吗?……1月3日晚9点55分,一个“囯王总是幸运的”ID通过微博连珠发问。

微博瞬间引发广药、加多宝各自拥趸的激烈骂战。一位ID为“不加V的视角”针锋相对称,“这低调十亿拿什么来证明,公益造假对很多企业尤其是国企比比皆是,我谨慎请倪副总拿出捐赠证明来……”话锋直指广药集团副总经理倪依东。

《金证券》注意到,“囯王总是幸运的”随即抛出猛料:“有兴趣的话建议亲自上门去找广药官方核实,另据说加多宝1亿捐款是用凉茶产品折价顶替的,不知属实否?近几年来加多宝的1亿元捐款搞得地球人都知道了,但广药的10亿元捐款捐物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这也许就是两家企业捐款目的和动机的最大区别吧!”

发现,“囯王总是幸运的”微博注册地址为广东韶关,其持续关注加多宝与王老吉的品牌、营销之争,且明显倾向于广药集团,曾明确表示“加多宝这个野蛮生长的新凉茶品牌,很有可能被其野性暴力企业文化所自毁。”

不过在事件相对冷却后的1月23日,“囯王总是幸运的”悄然发声,“本人非广药人,更非是倪副总”。

广药副总指认——

加多宝部分捐款用凉茶抵扣

经过多方努力,《金证券》1月30日终于联系上处于事件漩涡的主角——广药集团副总经理倪依东。他首先澄清,“我并没有开通微博,也不知道那位友的真实身份。”不过,对于捐款门事件,他有话要说。

“我在某些特殊场合表达过,加多宝2008年奥运会、汶川地震以及2010年广州亚运会,有部分捐款是通过凉茶抵扣的。”他强调,“这个确实属实,比如当时广州举办亚运会,我们跟主办方广州市体育局的领导有过沟通。我相信他们不会说假话,也没有这个必要。”

至于具体多少捐款是凉茶抵扣,倪依东则有些回避,“这个让我来回答,不大合适,具体情况可问体育局。”

《金证券》昨致电广州市体育局办公室,内部人士称,“这个事情我们没有听说过,以前刘江南局长是广州亚组委会副秘书长,他对这块应该比较清楚,但他现在人已经退休了。”

谈及广药的10亿捐款,倪依东告诉《金证券》,“我是2004年到集团的,就我经历过的,汶川地震后每个员工把税后工资捐出来,总共1000多万。玉树地震、云南彝良地震,公司也捐医捐药。对广东省60多万户贫困人口,我们也提供了价值3000多万元的药箱。包括实物、现金,广药集团目前累计公益投入是超过10亿元的。”

《金证券》发现,2011年以前广药集团慈善捐款确实鲜见报端。倪依东解释,“这些我们很少过多宣传,国有企业不善于宣传,不愿意炒作,但有的企业注重这些。”

采访中倪依东强调,“这个数据是可以核对的。广药下属二三十家企业,如果全部拿下准确的数据,要下文通知,可能统计回来要一到两个月。换句话说,这个统计要来是报宣传部还是国资委呢?当然,如果媒体特别感兴趣或者特别质疑的话,我们也可以准确提供这个数据。”

分析观察人士——

善待商业算计正视“国民PK”

2008年加多宝集团慷慨向汶川灾区捐款1亿元,从此声名鹊起。此间,这家公司在各项重大体育盛事频频露脸,到了2010年广州亚运会,更一跃成为亚运会高级合作伙伴(TOP赞助商),让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黯然出局。

尽管加多宝集团一直对广州亚运会的赞助金额秘而不宣,但业界人士分析,同一方阵的高级合作伙伴广汽集团赞助6亿元,361度赞助3﹒5亿元,韩国三星赞助2亿元,加多宝的赞助金额至少在2亿元以上。

分析人士指出,加多宝的这种做法其实就是公益营销,即企业通过高额捐赠吸引公众眼球、取得良好的社会评价,从而提升其品牌形象、增加销售业绩、取得经济利益。

对于捐款门事件,《金证券》连日来通过发送采访提纲、等多种方式联系加多宝集团,后者始终未有回应。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尹田对《金证券》表示,“企业捐赠允许有多种形式,包括现金、实物等,用自己企业的产品来捐赠、赞助也是合理范围之内。社会不必过分苛责企业在这方面的商业算计。”

但他同时也指出,“按照规定,企业捐赠后会有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如果不是因为捐赠,企业对外销售这部分产品,税收是要正常缴纳的,所以企业真正付出的要比表面宣称的少。”此外,企业若对外宣扬现金捐款或赞助,实际产品抵扣,也容易招惹非议。

近些年,广药与加多宝摩擦不断,战场涉及产品、商标、渠道直至如今的社会。分析人士指出,广加之争在中国商业史上恐怕都要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人们不仅热衷于两者互搏的八卦,更关注综合实力有的一拼的竞争性行业国企、民企,在当下中国现实的市场经济游戏规则下,究竟谁能最终胜出?这不仅是产品、体制机制的较量,更涉及一个更大的方向选择。目前看,广药显然还需要努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