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揭秘穆迪等评级机构非独立第三方

2019-02-04 01:13:24

揭秘穆迪等评级机构:非独立第三方

在下调中国主权评级展望后,穆迪再次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并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3下调至A1,这是穆迪28年来首次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自2016年3月至今短短一年多时间,穆迪先后两次对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做出下调的举动,最终引起了中国官方的关注。在穆迪公布上述评级结果后,中国财政部官方回应称,穆迪下调我国主权信用评级,是基于“顺周期”评级的不恰当方法,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的能力。

对于上述评级结果,市场出现众多质疑的声音。各大评级机构在成立之初就遵循着“发行人付费”的支付方式,这一原则使得评级机构的利益和发行人保持一致,而不是真正服务于投资者。特别是两者发生“利益冲突”后,评级机构作为独立第三方的角色,是否能够正视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美国信用评级市场的产品共计5个类别,分别为金融机构评级、保险公司评级、公司发行人评级、资产抵押债券评级和政府债券评级。

在评级市场一个多世纪的发展轨迹中,以穆迪、标普、惠誉为巨头的三大评级机构处于绝对垄断地位。三大评级机构从事以上所有产品的信用评级业务,中小型评级机构从事1~3个类别的评级业务。

根据《全国认可信用评级机构年度报告》(以下简称“NRSRO年报”),目前10家NRSRO中,有8家总部设在美国。按评级业务量和分析师数量划分,大型评级机构为穆迪、标普和惠誉,三家机构2014年评级业务量在300000笔至笔之间,占NRSROs总业务量的96.55%,评级人员平均为1270名,占NRSROs评级人员总数的90.35%。

而剩下的4家中型评级机构和3家小型评级机构的业务量占比不到5%。据NRSRO年报披露,2008年至2013年美国信用评级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

评级业迈入垄断竞争阶段后,确立了NRSRO与非NRSRO的不平等竞争地位。随着NRSROs评级被大量引入监管规则,评级机构的竞争地位越发不同。

鹏元评级研究发展部研究员李萱在接受采访时称,穆迪公司为金融信息服务商,通过其投资者服务(MIS)部门与分析(MA)部门为客户提供包括信用评级、市场研究、软件解决方案、风险管理、风险评估、金融培训在内的诸多服务业务。

截至2016年末,穆迪评级业务覆盖全球120多个国家,与约11000家公司发行人和18000家公共财政发行人具有合作关系。资料显示,2016年穆迪公司共实现合并收入36.04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3%。

单独来看,穆迪投资者服务(MIS)部门实现收入24.71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2%。其中,评级业务收入23.40亿美元,非评级业务收入0.31亿美元,部门间特许权收入1亿美元。

穆迪分析(MA)部门实现收入12.47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7%。其中,研究、数据与分析业务收入6.68亿美元,企业风险解决业务收入4.19亿美元,专业化服务业务收入1.47亿美元,部门间收入0.14亿美元。

获悉,目前穆迪投资者服务(MIS)部门负责穆迪的评级业务。穆迪在全球范围内对多种债务及其发行主体进行信用评级,包括公司债务、政府债务、结构化融资工具以及商业票据等。穆迪投资者服务(MIS)部门的评级业务线通过向债券及其发行方进行首次与跟踪评级收费的方式获得收入。

截至目前,穆迪已经对约64000只结构化融资工具进行了评级与跟踪。

穆迪和标普等先后将其评级业务的触角伸入英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家,渗入其他国家的评级市场。

作为独立于发行人和投资者的第三方机构,信用评级的初衷是为了让投资者根据评级判断投资风险的大小,其中以三大评级机构给出的信用评级为主要参考标准。

目前在三大评级机构中,穆迪长期评级针对一年期以上的债务,评估发债方的偿债能力,预测其发生违约的可能性及财产损失概率。

短期评级一般针对一年期以下的债务。穆迪长期评级共分九个级别:Aaa、Aa、A、Baa、Ba、B、Caa、Ca和C。其中,Aaa级指债务的信用质量最高,信用风险最低;C级指债务为最低债券等级,收回本金及利息的机会微乎其微。

在Aa到Caa的六个级别中,还可以添加数字1、2或3,进一步显示各类债务在同类评级中的排位,1为最高,3则最低。

标普的长期评级主要分为投资级和投机级两大类,投资级的评级指信誉高和投资价值高,投机级的评级则指信用程度较低,违约风险逐级加大。

投资级包括AAA、AA、A和BBB,投机级则分为BB、B、CCC、CC、C和D。信用级别由高到低排列,AAA级指具有最高信用等级;D级最低,视为对条款的违约。

惠誉是唯一一家欧洲控股的评级机构。惠誉的长期评级分为投资级和投机级,其中投资级包括AAA、AA、A和BBB,投机级则包括BB、B、CCC、CC、C、RD和D。以上信用级别由高到低排列,AAA等级最高,表示最低的信贷风险;D为最低级别

揭秘穆迪等评级机构非独立第三方

,已出现金融债务违约。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冰岛政府尽全力应对危机,仍没有逃过被三大评级机构下调评级的命运。2009年12月,三大评级机构又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导致欧债危机正式爆发。

对此,国内一家评级机构的人士表示,欧债危机爆发有其自身原因,但关键时点,三大评级机构集中下调其信用等级实际上加速了危机爆发。

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曾批评美国评级公司标准主要包括5项标准:该国满足西方民主标准的程度;按照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评定经济实力;该国经济和金融的开发程度;中央银行对于政府的独立程度以及该国货币是否可以自由兑换;该国挣钱能力。

关建中认为,上述标准对于西方国家有利,特别是第一条、第三条和第四条对于该国的偿付能力没有说服力,没有考虑与收入有关的因素。

对不同评级主体采取不同的标准,使得三大评级机构的公开、公平原则受到质疑。

资料显示,2015年,国际清算银行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即便债务压力小于发达经济体,三大评级机构对新兴市场国家的评级明显低于发达国家。例如,日本债务占GDP比例超过200%,拥有A+评级;而韩国债务占GDP比例不到50%,评级却也只有AA-.

国家信息中心的一份报告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评级机构收入来源已经发生变化。

报告认为,上世纪70年代之前,三大评级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研究报告的销售收入。1975年获得“国家认可的评级机构”之后,主要收入则来源于向被评级客户收费,这导致评级机构难以遵守公开、公平和公正原则。

从目前的股权关系看,评级机构并不是独立的,其所有者是国际投资者,而且其所有者也存在重复的部分。

“信用评级机构握有通向资金和资本之门的钥匙,这是美国资本市场的生命线。”美国前参议员约瑟夫·利伯曼曾这样评价评级机构的作用。

从利益绑定和进入壁垒的角度看,标普归属麦格劳希尔出版集团旗下,公司所有人为哈罗德·麦格劳。穆迪为上市公司,由6家机构投资者共管,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沃伦·巴菲特。惠誉由一家法国公司菲马拉克控股掌控,而这家公司归其创始人马克·拉德雷德·拉夏里埃所有。

上述三家集团和个人同时参与对冲基金和投资基金。例如,标普的其他大股东(包括母公司)分别为:资本集团(美国的投资公司)、黑石、先锋道富银行、核准普信和纽约银行。它和位于第二的穆迪一起构成了金融投资者的权力聚集点。

除此之外,上述大公司和美国政府关系密切,评级机构的所有者同时也参股投资银行和其他标准普尔500强公司,这促使评级机构从事增加投机和销售额的行为。例如,惠誉公司60%属于菲马拉克控股,菲马拉克控股则由菲马拉克开发、安贝林房地产和惠誉集团组成,它们按照家族企业模式经营,都是亲戚公司。

《评级机构的秘密权力》一书认为,评级机构并不是可靠的看门人,它们仅仅是被安排在这个位置。在这里,看门人是一个系统性的犯规球员,他与裁判(国家)和众多俱乐部(企业)一起狼狈为奸。

书中认为,资本市场(投资者)、国家、企业和评级机构共同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游戏场。其中,资本市场为了对不安全的投资进行评估,需要来自评级机构的信息。

国家、企业和评级机构之间的关系则并不单纯,它们互相牵制,互相给予。因为证券只有被大的评级机构评级达到投资级别时,投资基金或者保险公司才会购买。

在此背景下,评级机构不是中性的代理,而是嵌入误导的金融系统之中。

同样,在对待国家债务的时候,评级结果一般也不做得太好。

鹏元评级研发部研究员延骁威认为,美国评级市场按照“发行人付费”的支付方式,在这种模式下,评级机构的利益会和发行人的利益保持一致,而不是真正服务于投资者,一旦产生“利益冲突”,评级机构背后的权力就会产生影响。

(原标题:穆迪“手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